情人節前談愛情片

今年情人節貼近農曆年,大部分上映的電影將會是賀歲檔期的猛片,小本愛情片反而在一月份傾巢而出。最近就看了兩部,都值得推介。

what-if由曾飾演哈里波特的丹尼爾域基夫主演的《緣來不是我女友》(What If),故事講述男主角在一次派對中遇上投契的女主角,正想跟她約會,才發覺對方已經名花有主,於是決定放棄。後來,二人再度偶遇,仍然非常投契,於是開始以朋友身份外出。口裡稱對方為朋友,內心卻越來越不敢肯定,跟對方的是什麼樣的感覺。

《緣來不是我女友》比同類電影好看,是因為編導演都有一份自然流露的真誠。男女主角的相處,令我想起多年前,由美琪賴恩主演的《90男歡女愛》。電影探討一男一女究竟是否可以存在單純的友誼?正所謂「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」,十分相熟的密友,如何界定那份感情,從來都是耐人尋味的挑戰。戲中二人不停在鋼線上巡迴,忐忑、不肯定、自責、心如鹿撞,導演都處理得很細心,令觀眾會替他們緊張起來,是近期愛情片的小小驚喜。

TSC_poster_oscar1

至於另一部很觸動我的愛情片,就是西班牙電影《戀10,000公里的愛》(10,000km)。故事圍繞一對拍拖七年的情侶,因為女方得到一個工作機會,需要離開西班牙前往洛杉磯工作。自此,一對如膠似漆的情侶,就要面臨365天分隔異地的Long D考驗。

《戀10,000公里的愛》拍得大膽而真實,第一個鏡頭23分鐘一鏡直落,由房事到完事後的日常,完整呈現。女主角發現自己得到赴美工作的機會後,兩人開始討論,猜疑、說服、明白、支持,男女主角在一場戲之間跟自己和對方在情感上角力,很真實又到肉。後來,二人分隔兩地,盡用各種通訊設備溝通,卻漸漸發現對方(和自己)都已經不再一樣。觸不到的戀人,只有更多誤會。更多的溝通,都阻止不到二人在目標和價值觀出現分歧的事實。心,一旦變了; 再見,也是徒然。人在,感覺回不到從前。關係敵不過時間,需要不停改變。認識了自己,才看見真正的對方。電影拍得太真實,演員演得也坦誠。那份痛、那份無奈,全都感覺得到,就有如跟主角同步呼吸一樣,是很創新的一部電影。

相愛很難,緣份,或許我們都控制不了。維繫感情,還得靠每對情侶走出自己的路。

不知大家今年的情人節又想好了什麼活動?有沒有想過親手製作一份有心思的禮物。不妨留意一下西九龍中心的「情人節紅色皮革製作班活動」,可能可以為你帶來靈感,預祝大家情人節快樂!10943157_10153020064108529_388079420_o

廣告

最特別的紀念品?

早前放假,到了德國探朋友。可能因為香港從不下雪,所以很想看雪景。然而,最矛盾的是,我其實十分怕凍,所以「又要威又要戴頭盔」,只好做好一切禦寒措施。 不過香港的冷跟德國的冷非常不同,歐洲大部分室內地方,都開著暖氣,所以整個旅程就是不斷的穿衣和脫衣。室內外的溫差,令如何穿衣成為一大學問。 10468688_10153069809806942_8935557479524014023_n10409015_10153069806141942_5781091007088553717_n

冷的時候,就會不斷想吃熱的東西、飲暖的酒。德國最出名的咖喱香腸 (Currywurst) 固然少不了,熱燙的切塊香腸 ,配以咖哩粉及蕃茄醬,滋味非常,是最受歡迎的柏林小吃。根據德國咖哩香腸博物館估計,德國人每年吃8億條咖哩香腸,單是柏林就吃了7千萬條,難怪柏林售賣Currywurst的地方,多不勝數。 這趟德國之旅,我吃了很多Currywurst,也喝了很多杯Glühwein來取暖。Glühwein,其實是一種加熱甜酒,亦是傳統的聖誕特飲,材料通常是紅酒、糖、橙、蘋果和各式香料,慢慢煲熱之後,每一口,都是一股暖流,在冬天自然大受歡迎。10428028_10153069806551942_224594026351631079_n

10942744_10153069800341942_6597401458575791881_n

不過,我還有一項法寶。別見笑,我在日本城買的暖身貼在下雪天非常有用。德國的朋友無意中拍到我背部時,十分驚訝,還問我為什麼會發熱?我只好解釋給他聽。怎料,他覺得非常新奇,不停研究是什麼科學原理令它可以發熱。於是,我只好在回港前送了一pack給他留念。我想,這可能是我送過最特別的紀念品吧?

味覺回憶

電影《春嬌與志明》有一場是這樣的:楊千嬅飾演的余春嬌山長水遠,從香港帶來了7仔的叮叮肉醬意粉,給久久沒有吃過港產地道食品的張志明品嚐。銀幕上的張志明吃得津津有味,面露感動的神情。

1800256_10153069746161942_3290052046776925358_n

味覺的回憶是情懷來的,我們對一些食物特別懷念,是因為它連繫了我們一些味覺回憶。吃下的第一口,會回想起曾經的莽撞和美好。就是一點簡單,為食物附加了一重回憶意義。我還記得讀書時,一放學,就會跟同學們跑到7仔,將一盒盒雪櫃內的點心放入微波爐,跟包裝指示按下3或4字,淋上鼓油,加一杯思樂冰,然後再到附近車仔麵檔,拮串燒賣,才回家做功課。那時候,總是希望可以晚點回家,遲些做功課,花更多時間跟友伴相處。

畢業的時候,我們以友誼永固互相祝福,然後各散東西。到了今天,大部分一起成長的舊友,各有新生活。還在聯絡、尚有見面的或許少之又少,但回憶是有發生過的紀念,我們都是這樣長大、又是這樣成長,得到新的朋友,找到新的方向;失去了一些舊友,少吃了一點成長時經常接觸的食物。

不過,偶爾再遇上,還是會讓你會心微笑。前幾天在西九龍中心,拮了一串燒賣後,竟然讓我看到久久未見的糖葱餅,忍不住買了一包,糖葱和椰絲,加上那個透明的箱,讓我想起中學時在學校附近經常見到的糖葱薄餅伯伯。

那時候,見到伯伯在樓梯賣糖葱餅,總是忍不住買一塊,而他總是很用心的包得靚一靚。不消幾分鐘我就會吃得非常論盡,然後雙手甜耶耶⋯⋯

如果香港都會拍一部《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》,糖葱餅和燒賣,將會是難以缺席的重要一角吧  。

1013625_10153069744921942_6850184446503512004_n